疫情下的生活

第一次听说新冠病毒在武汉肆虐已经可以追溯到年初的农历新年,当时最直接的感受只是觉得和非典类似,在局部地区兴风作浪一段时间之后就会销声匿迹。于是最担心的还是家人,由于地缘的原因,离武汉或者说湖北比较近,很容易成为“震中”的辐射区。并且在过年当天听二哥讲荆楼老家来了从武汉返乡的亲戚,让本来悬着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事情在变得更好之前,总会变得更糟糕,接下来从国内的新闻里开始了解到武汉封城,来不及最有一面的死别,全国援汉,日增一万新病例的暗无天日一直到取得抗疫阶段性的胜利。生在海外,因为距离,感觉一切这么的遥远,又因为关注,感觉一切有这么的近,但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初新冠患者数量在美国也只算是星星之火,却真的演变成了燎原之势。还记得一月初和同事开玩笑说如果纽约发了第一例之后将一发而不可收拾,三月初果真日增上千、甚至上万,让纽约和新泽西迅速成为了美国的“震中”。在美国疫情爆发的初期,感染者集中在从中国返回美国的人群中,为了降低被感染的可能,我停止了前往中国超市采购的计划,没想到之前被大家公认为最不安全的超市却是现如今最让人信赖的,因为在美国的中国人在疫情期间做的比其他种族要好的很多。

毕竟本身就很少去中国超市,完全不去也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影响。我第一次真实的感觉到新冠给生活带来的影响,就是去Costco买瓶装水去发现空空如也的货架,不仅仅是瓶装水,还有卫生纸,一直到后来肉类,尤其是鸡肉,供应的紧缺。直到如今,我还是无法理解人们哄抢卫生纸的原因,可能普通民众太容易受到“从众”心态的影响,这和当年在国内囤积碘盐如出一辙。由于大量囤货的缘故,美国疫情的初期我一直没有买到经常用的矿泉水Poland Spring,只能先买Costco自营的Kirkland纯净水,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左右,等囤货的热情消退之后,Costco才逐渐恢复了这些商品的限量供应,但直到现如今还是没能上架消毒液。疫情初期对整个食品供应链来说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食品超市同样也是如此。我还能记得州政府发布居家令的那个周末,the Whole Foods和Shoprite被人扫荡一空的蔬菜瓜果区。从那以后我就改买Costco的冷冻蔬菜,也就基本上没有去过其他超市了。

疫情也迫使相当数量的人无法在公司上班,有些公司允许一些员工在家工作已减少互相接触的次数,但也有一些通过给顾客提供服务而盈利的公司却不得不解雇员工,来达到减少运营成本的目的。我的工作性质要求我只能在公司完成工作职责,所以一直到现在都和往常一样。去上班的人少了,所以从疫情刚开始一直到六月底,通勤的路上基本上没有遇到过堵车,过去至少半个小时的单程通勤,现在只需要15到20分钟。其实在家的人也没有“闲着”,大家可能是因为在家时间增多的原因,于是更多的人选择去户外跑步或者骑自行车去消耗掉过剩的精力。在我跑步的路线上增加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很多时候基本上保证不了正常的社交距离,只能跑到机动车道上躲避人群。人多的问题随着经济逐步重开在慢慢的缓解,也可能是因为天气越来越热的缘故,现如今已恢复到了疫情前的水平。

我所在的公司应该和美国大部分公司一样,只是在州政府发布居家隔离令之后才开始要求文职人员在家办公,其他员工在公司内保持社交距离并减少会议室使用,但没有强制要求在办公场所佩戴口罩。事实证明这样的措施根本无法杜绝病毒的传播,第一例病例的通知在一个周五的下午通过邮件发布,因为这个人在确诊前就已经出现了症状,所以一直在家隔离,并且没有造成传播,但此时我就开始自觉的带上了口罩。第二例在第一例确诊之后不到两周出现,第二例的出现给了我一丝丝恐惧感,确诊的是一位韩裔,在疫情还没有在美国爆发的之前他就已经十分小心谨慎,应该是因为家里有小孩的缘故,但即使如此,仍旧收到感染,可见该病毒传染性之强。公司在得知第三例确诊病例的时候才开始要求在公司办公的人员强制佩戴口罩,增加了几处放置酒精消毒液供大家使用,并且要求所有的会议在网上进行。从那以后,人事又通知了三例新增病例之后再也没有听说有新的病例了,这说明口罩对于遏制疫情扩散的重要性,可惜在美国带不带口罩即使到了现在,在相当一部分人眼里还是一个可悲的政治问题。

最近还做了次飞机前往波特兰,出发前在家打包了大量的口罩,手套,消毒液和酒精湿巾。从家到机场乘坐的网约车要求全程开窗,还好走的时候没有下雨,否则也不知道该有多么狼狈。听说疫情导致全美机场人流量减少了70%,平常乘坐早上7点左右的航班人满为患,安检的队伍也要排个至少20分钟才能放行。而现如今一套流程下来也就10分钟左右,在等待安检的队伍中,有些人会刻意去保持社交距离,而有些人却不以为然,反正也没有人来检查。检查证件的时候需要暂时取下口罩,验明真身之后去检查行李,有点出乎意料的是,现在还需要把大于手机的电子产品单独过检,并且还需要脱掉鞋子才能过安检门。在纽瓦克机场,候机的座位并没有要求大家间隔着入座,还真的有人紧挨着并且没有佩戴口罩。此次飞波特兰选择的是达美航空,该公司的防疫措施做得还不错,不仅将航班上中间的位置空出来,并且采用从后往前每次10人登机的方法以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在登机的过程中,空乘人员还会一直提醒大家保持社交距离。到了飞机上,还会配发一个酒精湿巾,可以对自己的座位进行二次消毒。飞行途中,空乘人员不再会推车发放饮料和零食,取而代之的是将瓶装水,小零食和一小包酒精打包在密封袋中发放给旅客。虽然全美的达美航空都实行一样的标准流程,但我在犹他盐湖城中转的时候就发现,在登机的时候这样的标准实行的并不到位,没有人提醒要保持距离,甚至也出现了人贴人,真是有些“超现实”的感觉。

疫情对生活的影响是有的,但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从疫情刚开始爆发到现在已经有7个多月了,很多国家也向世界证明了科学防控是可以实现的,可悲的是,美国抗疫到目前来看应该是不怎么成功的,美国人关注的重心似乎被政治所导向,而不是科学。崇尚自由民主,并不是让你变得更加的自私自利,而是在对社会和对他人负责任的前提下,自由的享受权利和履行义务。当然落到如此地步不是一个原因就可以解释清楚的,我也无意去探究孰对孰非,谁更先进谁更落后,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的问题,只希望疫情能够早日结束,生活能早日回到正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