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旧金山之行

由于要参加8月10日在旧金山的ACS年会,宋卫和我顺便在湾区进行一次4日的旅行。我们于8月9日在芝加哥搭乘7点起飞的航班前往旧金山,12日下午2:30返回芝加哥。

旧金山属于加州,人口密度属于加州第四大城市,以多文化和自由闻名于世,城市发展其实和芝加哥类似,1906年的一场大地震摧毁了将近2/3的城市,新城在原址进行重建,融合了多个民族和文化,比较有名的就是市政厅。

第一天

早上由于7点的航班,我俩凌晨3点半就不得不起床开始准备,把车停在UIC停车场之后搭乘蓝线前往机场,航班全程将近4个小时,再加上有两个小时的时差,我们在当地时间10点左右到达旧金山国际机场,下飞机后感觉天阴阴的,风吹到身上冷飕飕的。连接机场和市区的交通很方便,只需要搭乘BART (Bay Area Rapid Transit),半个小时即可到达。我们住的宾馆就在Civic Center/UN Plaza站外,因为会议的缘故,市区附近宾馆的价格要比平常高很多,但因为老板报销,所以也不管那么多了,主要以方便为主。到达宾馆才11点半,前台表示房间还没有收拾出来,让我们过四个小时之后再来办理入住,于是我们将行李寄存到宾馆,到外面随便捡了一家韩国餐馆简单就餐之后,就前往金门大桥游玩。在旧金山搭乘公交很是费劲,最后问了公交司机才知道怎么搭乘。

Golden Gate Bridge

到了金门大桥之后,感觉风特别的大,虽然温度在20°左右,但身上还是感觉凉凉的,空中的浓雾将大桥的顶部包围起来,的确有种意境。金门大桥是旧金山的标志,1937年通车,全场1.7英里。旧金山已经在大桥上和周边建立了国立休闲区域(National Recreational Area),大家可以选择租自行车或者徒步上桥走一走,或者到周围的小路玩一玩。由于第二天还有会议的缘故,我们只在大桥附近走了走几个trail,然后返回宾馆休息。

第二天

我要参加的Reactive Membrane and its application in water treatment会议分为上下午两个sessions,于是特意起了个大早,在宾馆楼下的Starbucks要了点热巧克力,羊角面包和水果应付了早餐。会议的注册很混乱,领取Badge的地方在离主会场半英里的Macone中心。会议的内容还不错,大部分人和我们做的电化学膜有很大的差异,主要方向还是已有膜的表面改性和新膜的表征,我的报告被安排在下午3:20,一共25分钟,总体还不错。

San Francisco City Hall

报告在下午5:30结束,我和宋卫随即返回宾馆换装休息,被正装束缚了一天,换上便装连呼吸都变得更加容易。休息片刻,在附近的一家叫做Jin Mi的韩国餐馆犒劳了一下胃口,遂徒步到市政厅前的广场散步消食。临近黄昏的市政厅虽然没有在烈日下显得金碧辉煌,但一份宁静更加表现出庄严和不容侵犯。天色不早,没有逗留许久,于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宾馆休息,为明天的游玩补充精力。

第三天

 今天才是真正旅游的开始,没有会议任务的重担,心情也变得无比松快。宋卫制订了今天旅游的行程,我们第一站到达艺术宫(Palace of Fine Art),然后从艺术宫坐车到Coit塔(Coit Tower),第三站徒步到达九曲花街(Lombard Street),午饭在渔人码头(Fisherman’s Wharf)解决,最后在探索博物馆(Exploratorium)结束行程。

Palace of Fine Art

旧金山的艺术宫承办了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今天看到的艺术宫则是万国会的遗址,建筑秉承古希腊时的风格,经历了近代两次返修之后,也没有失去原来那种古典的味道,吸引即将结婚的人们来这里拍摄婚纱照。值得一提的是让茅台一举成名的万国会金牌就是在这里拿的。

View from Coit Tower

离开艺术宫,动身前往Coit塔花了一番功夫,MUNI 30路公交车站牌隐藏在一根电线杆上,让我们着实花费了一番功夫。登上Coit塔之前需要爬一段山路,坡度几近45°。上塔需要交7块钱,有65年历史的电梯把我们送到塔顶,Coit塔只有64m高,但因为建在山上的缘故,所以站在塔顶可以俯瞰整个旧金山,还能远远看到横卧太平洋之上的金门大桥。

Lombard Street

告别Coit塔,徒步可以到达九曲花街。这条街闻名是因为全程下坡,外加8个陡峭的发卡弯。当时设计这条路的理由是为了缓解市内交通,的确,时速不超过5英里才能安全顺利的走完这段路,很多司机都愿意在这里亲自试一试自己的技术。当然这条街也被两旁的住户装饰如花园一般,让这条蜿蜒似蛇的道路平添不少文艺范。

Photo Collage

沿着九曲花街上下一番之后,早已感觉饥肠辘辘,下山向北10分钟即可到达渔人码头。来到渔人码头,当然要尝一尝当地很有名的蛤蜊汤(Clam Chowder)和黄道蟹(Dungeonese Crab),汤是盛在烘烤的面包中,十分的鲜美,果真名不虚传。饱餐一顿之后,跟邮轮一起从海上观赏金门大桥和恶魔岛,在游轮上吹吹海风,甚是陶醉。当然下船后还可以走到39号码头观看海狮(Sea Lion)晒太阳。我们最后一站探索博物馆没有成行,匆匆赶到那里的时候得知每逢周一闭馆,于是临时决定去Alamo Square看看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在山顶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旧金山的市区。

第四天

City Hall Collage

今天要赶下午2:35的飞机,所以行程局限在宾馆周边。这次我们有机会进入旧金山市政厅好好参观一番,旧金山市政厅的屋顶属于世界第五大,比美国国会山的屋顶还要高将近6米,建筑属于新古典主义,1915年修建完工以用来取代在1906年大地震毁掉的旧市政厅。置身市政厅其中仿佛在身处古典教堂,但又不觉得缺少现代元素。在芝加哥呆了两年,感觉美国人在建筑学上的确造诣颇深,总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发挥,能把美学,历史和现代好好的融合在一起,同时不觉得做作和浮躁,在这个以快餐和流水线主导的世界中仿佛就是一颗带着希望的明珠。

逛完市政厅发现航班延误了一个小时,随机决定到旁边的亚洲艺术博物馆 (Asian Art Museum)欣赏一番,门票不算贵,成人票价25,有学生卡的20。博物馆里面的展品涵盖了除中东以外所有亚洲的艺术品,大部分已宗教和皇室有关,有些中国艺术展品甚至在国内都没有见过。在这里没有呆很长时间,11:30出馆赶紧回到宾馆稍微收拾一番就赶往机场。

由于飞机延误,最后到家的时间都快周三凌晨了,很累,但是很美好。

后记

公共交通

旧金山的公共交通没有芝加哥那么明确,往返机场乘坐BART即可,从机场到Civic Center单程8.75,速度很快,基本半个小时可以到达。市内交通有Golden Gate Transit和Muni,但在市内呆的四天,一个Golden Gate Transit都没见过,并且时刻表上显示每一小时才会有一班车,更可悲的是根本找不到公交站牌。Muni是最多使用的,上车2块钱,司机会给你一张换乘车票,2个小时内所有Muni公交可以免费换乘,有些公交站有停车亭,有些公交站直接印在电线杆上。坐车需要自备零钱,司机不会找零。

餐饮

餐饮选择很多。第一天去吃的那家韩国餐馆叫做Anne’s Teriyaki,更加偏美式一点,Yelp上评价还不错,但个人觉得很一般。第二次去的叫做Jin Mi还不错,是正宗的韩国餐馆,有汤面还有石锅拌饭,并且饭前送开胃小菜。

纪念品

景区的纪念品很贵,所有纪念品在市内的CVS都有得卖,我买的冰箱贴在CVS的要比景区的便宜2块钱左右。

游轮

先去Visitor Center找Tourist Guide,上面会有乘坐游轮打折的优惠券,大概一个人能减免4块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