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Diploma

我是昨日拿到了代顿的毕业证,当时正在做饭,室友下楼倒垃圾的时候顺便帮我拿了上来,说实话,拿到信封的时候虽然尚未拆封,但心中便也知道了个大概,不过心中的平静是始料未及的。
回想为了这张纸所奋斗和努力过的两年,既有初到美国的恐惧和兴奋,也有取得好成绩的骄傲和满足,现在终于可以为人生的一个阶段画上了一个句号,也可以让我毫无羁绊的勇往直前下去。
出国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讲,是一个”掏空”的过程,父母为了让我能够留洋,十年如一日的攒钱,我知道父母几年内基本上没有给自己添过件像样的衣服,因为在他们眼里,拿出这些钱给自己添衣加鞋就算是浪费,因为在他们心里,他们省下来的这些钱可以让我在国外少受些苦。每个孩子的父母都是爱自己的孩子,但我的父母爱我是如此的深沉。
第一年在代顿的时候,闲时总是会合朋友一起娱乐,很多次正玩的尽兴时突然想起等会儿是和爸妈聊天的时间,这时候我往往会在电脑上跟他们说我现在不方便讲话,等明天再聊。之后想起来对他们是很残忍,换位想想,爸妈一周才和我讲一次电话,我可以想象出他们是多么的期待这个谈话,而我这几句推脱的话不管怎样都是不合适的,甚至可以说是残忍的。到第二年的时候,我学会了拒绝别人在父母要聊天的时候还要找我玩的邀请,因为周五晚上的时间一定是属于他们的。
从到美国的第一天,到拿到毕业证,差不多两年半,这也就意味着我和宋卫分别的日子可以真正开始倒数了。在2010年上飞机的前一天,我们算着分离的日子要长达3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初到美国的时候,经常会忘记或者想不起来跟她打电话,她经常会提醒我要我给她打电话,我认为这是她对我们婚姻负责任的一个做法,而我,似乎在这里扮演着混蛋的角色。实话讲,如果没有她当初如此要求我,很难想象我们能否顺顺利利度过这些时间。
本来就是要随便写写,没想到又扯到很远的地方了,不管怎样,走到今天,感谢我的爸妈,感谢宋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