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风有点大

  • 最近风有点大

美国中西部因为这场龙卷风已经死了300多人。昨天刚从沃尔玛买完灯泡,整个天空都已经黑云压阵了。开车走到Shroyer路的时候,雨点就像铁锤一样砸在玻璃上。这样的场景已经连续两天出现了,第一个晚上是炸雷,第二个晚上是暴雨,谁知道今晚会出现什么。天气预报台已经发布了连续一星期的天气预警消息,慢慢受着吧。

  • 药家鑫还是死了

在这样官司中,没有胜利者,不仅包括死者家属、药家,甚至包括中国法律。

当法官敲响了二审审判终了的锤音,有民众在法院门前放鞭炮庆祝,这是何等的讽刺。中国的法律已不再是公正的代名词,而只能在全体民众的口诛笔伐中才能行使自己的职能。

看看我们的政府在做些什么吧——就是不停的辩解,从来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从来不肯承担自己的责任。

三峡事件。国务院已经为三峡的事儿出了官方的声明,从声明中可以提炼出一下几个关键点:1.三峡不是我们这代政府修建的,所以出了事儿不是我们的责任;2.我们这届政府的任期将满,关于如何治理则交给下届政府。

好,这是官方的意思。在大家都开始对三峡提出质疑的时候,南京的专家们出来讲话了,可以发现现在中国专家出来讲话都有一个特点:否认。

好吧,我承认南京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我们不会去讲他如何的神奇,我想问问这位专家,你有没有读过黄万里教授关于三峡的著作?没有读过没有问题,现在就去读,不要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乱讲话。

谁是黄万里?一个水利专家,到死没有获得中科院院士头衔,但这部妨碍他被誉为中国水利泰斗;一个因为反对三门峡大坝而被在文革中批斗劳教的教授;一个到死都认为修建三门峡大坝是自己的错,因为自己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学生,结果让他们出去害人。更多的信息在网上都可以搜索到,也无需赘述。

现在三峡导致下游生态平衡严重破坏,再加上今年的大旱都被黄老教授一一应证,您在泉下有知,可以暝目了。

有些时候我会想自己是不是过于偏激,是因为社会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是因为自己太年轻气盛,不过成熟。我会尝试着默默告诉自己这个社会是美好的,是充满爱的,是光明的,如果有一天,我希望你能够像动物庄园那样,而不是1984.

《小贩夏俊峰》,采访最后,张晶说,“如果判决结果真的不好,我就得告诉我儿子,爸爸在监狱里服刑的时候犯心脏病了,他病了去的。真的,我一定要让我儿子觉得这世界是美的,好的,大家都是充满爱的,都是幸福的,真的,我想了很久很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